发挥核心交易商功能 完善我国价格形成机制
2016-11-28

国泰君安证券固收部总经理罗东原:

  国泰君安证券公司FICC业务委员会副主任、固定收益证券部总经理罗东原在11月24日于大连举办的“2016机构大宗商品市场对接交流会”上表示,中国金融机构应该深度参与大宗商品市场,通过改善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结构来大力发展衍生品市场,以便推动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的交易规模,提高我国期货市场的大宗商品价格形成能力。

  他说,过去的10年,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,中国大宗商品需求量逐步攀升,但大宗商品波动日益加大,给从贸易到生产的整个产业链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风险。同时,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资源类投资日益增加,而商品价格波动风险成了这些巨额投资面临的最大挑战。与中国商品需求增加相对应的是,国内期货市场提供不了长期价格,而且流动性深度不够,大宗商品使用企业尤其是资源型企业,面临着时间上的基差风险,导致期货市场在定价能力上与一个商品贸易和使用大国不相称。

  罗东原认为,在提升期货市场等大宗商品定价能力方面,要着眼于场外市场和场内市场的合并发展,不能把场外市场和场内市场对立起来。交易所等场内市场是提供流动性和核心价格的,而场外市场由金融机构来提供做市和远期曲线,并在场内市场进行对冲,把场内和场外结合起来才能更有效地形成大宗商品价格曲线,形成中国的价格。一方面是证券公司、金融机构要对客户做市商进行对冲,形成对冲型的头寸;另一方面是在交易所和核心市场的环境下,希望监管部门推动场外市场的发展,例如,大商所正在推进的OTC市场。在监管可接受的规则下,建立金融机构、大企业为主体的场外衍生品交易,特别是远期交易和期权交易,机构可以依托这个市场开展多策略跨境、跨市场交易,这样可以形成大宗商品远期价格曲线。

  他表示,在这个过程中,作为金融机构能够为市场创造价格曲线。一是通过引导市场核心参与者行为促进市场分层。国内目前缺乏大型金融机构长期系统主动参与商品交易,参与者仍以少数机构投资者、产业客户和散户为主。不具备与取得定价地位相适应的实力,目前国内金融机构、投行主要以代理而非做市对冲形式参与市场,市场需要很多大型投资银行通过与大量客户交易形成的自然头寸,以做市商身份参与交易。通过直接掌握客户资金流、贸易流、头寸流进行研究和交易,金融机构的头寸可以在市场波动时起到稳定作用,大涨大跌局面会有所缓解。

  二是国内大宗商品市场还是以场内交易为主,一年以内的价格曲线无法满足投资者、套期保值者等市场参与者需求,也无法通过曲线反映长期基本面等利差因素,进而实现远期交易。只有集人才、基金、信息、客户、研究等方面优势的大型机构进入市场以后,结合利率和汇率曲线,实行多策略跨境、跨市场交易,才能在远期、掉期、期权乃至场内期货市场做市,才能最终建立起曲线,需要大型机构的担当和责任,才能建立起长期的价格曲线。


  罗东原也建议,券商应提升交易能力、风险管理能力和客户服务能力,并借鉴国外投行的发展经验,以客户需求为导向,循序渐进地推进包括大宗商品在内的FICC业务,避免业务发展脱离实体经济。


来源: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